勞動法律網-中國領先的法律服務網,提供專業勞動法律服務
熱門城市
北京 上海 廣州 深圳 重慶 鄭州 天津 武漢 杭州 南京 蘇州 沈陽 成都 濟南
請您選擇相應地區
蘭州 福州 佛山 青島 惠州 無錫 溫州 南通 中山 珠海 鎮江 嘉興 長沙 長春 成都 常州 廣州 貴陽 昆明 上海 深圳 泉州 石家莊 呼和浩特 西安 廈門 東莞 大連 烏魯木齊 哈爾濱 合肥 湖州 南京 南昌 南寧 寧波 天津 太原 揚州 煙臺 銀川
我的位置:勞動法律網 > 勞動案例 > 工傷案例 > 正文
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緣何屢引爭議
2016-09-21作者:未知來源:勞動法律網

  近日,深圳某工廠女工在上班時間突發疾病暈倒,搶救時間超過48小時,因此事故傷害未被認定為工傷。家屬訴至法院后,亦遭敗訴。

  事實上,公眾對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質疑不斷,網友認為“48小時之限”認定時效不人道,可能讓家屬面臨“救命還是要工傷賠償”的殘酷選擇;更有網友直斥“48小時之限”的規定為“惡法”,得改改了。

  那么,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的規定是如何出臺的?其是否有合理之處?在司法實踐中存在哪些問題?又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日前,媒體采訪了多位勞動法專家。

  立法本意保護勞動者,執行卻太“剛性”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副教授沈某某表示,工傷是指由工作引起并在工作過程中發生的事故傷害和職業病傷害,強調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發生的事故傷害,包括職業病。

  “用工期間突發疾病導致的死亡,嚴格來講不屬于工傷范圍,但為了加強對勞動者權益的保護,《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規定了3種視同工傷的情形。同時,為了平衡勞資權益,避免將突發疾病無限制地擴大到工傷范圍內,《條例》參考醫學搶救的黃金時間,作出了‘48小時’的限制性規定。”沈某某說。

  在沈某某看來,立法其實已經考慮到對勞動者的權益保護,向勞動者傾斜。

  但由于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規定的可操作性強,具有制度剛性,這一規定在現實中得到了充分實施乃至過度實施,現實中出現了多起因勞動者搶救時間稍稍超出48小時而無法認定為工傷的案例。

  2014年10月24日,北京阜外醫院麻醉科副主任醫師昌某某在手術室內暈倒。12月2日,醫治無效死亡。因死亡距離發病超過48小時,未能認定為工傷。此事就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質疑之聲此起彼伏。本版也曾報道了此事。

  “突發疾病搶救超過48小時死亡或者沒有死亡,工傷認定部門理直氣壯‘不予認定’,也不論案情、疾病誘發因素,這種‘一刀切’的方式顯然不利于對職工合法權益的保護。”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王某某律師說。

  情與法的碰撞,源于工亡與否賠償懸殊

  據媒體了解,根據《工傷保險條例》,對于因工死亡的職工待遇,包括供養親屬撫恤金、搶救產生相關醫療費用、喪葬補助金以及上年度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倍的一次性工亡補助金。

  而非工傷死亡的職工待遇,僅包括供養直系親屬生活困難補助、搶救產生醫療費用(全部由死者醫療保險承擔)、喪葬費(2個月企業職工月均工資)以及一次性救濟金(按照其最高標準,供養3人以上則為12個月死者工資)。而這兩者之間的數額差距之大,可達數十萬元。

  “由于48小時的時間限制,在利益面前,家屬和單位必然面臨情與法的碰撞。而這種殘酷的抉擇,無疑與《工傷保險條例》對工傷認定的人性化考慮背道而馳。”王某某律師說。

  王某某律師表示,雖然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立法本意是好的,但可能導致“用人單位利用現代醫學技術將病人的死亡時間拖至48小時以后”和“患者家屬在近48小時時不再給予搶救”的情況,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尹某某之死”。

  2012年,51歲的建筑工人尹某某在工作期間突發腦溢血,搶救期間勞務公司要求醫院用呼吸機“一定要堅持超過48小時”。尹某某兒子想救活父親,又擔心拿不到賠償,最終決定撤下呼吸機,讓父親“自然死亡”。

  工傷認定的關鍵不應是時間,應是致害因素

  有專家表示,工傷認定的關鍵不應是時間,而是造成死亡的致害因素是什么。只要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與工作時間或強度有一定的關聯,則不論搶救的時間是多長,都應將其視同工傷。

  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引發的爭議也曾引起全國人大代表的關注。2014年全國兩會,全國人大代表秦福榮在《關于取消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的建議》中提出:“取消48小時的限制,將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傷殘的都按工傷對待。”

  司法界的觀點似乎并不如此激烈。媒體檢索發現,2015年4月,江西省贛州市中級法院法官溫金來、蔣橋生在《人民法院報》發表題為《“48小時內搶救無效死亡”視同工傷的理解與適用》一文。

  該文認為,如果在48小時之內病人已出現心跳停止或腦死亡或呼吸停止等癥狀,經過醫院診斷確定沒有繼續存活的可能,用人單位或家屬強烈要求繼續搶救超過48小時的,應可以認定為工傷;如果在48小時之內病人并未出現心跳停止或腦死亡或呼吸停止等癥狀,經過醫院診斷也不能確定是否有繼續存活的可能,用人單位或家屬堅持要繼續搶救超過48小時,醫院出具的死亡證明也是在48小時之外,則不應認定為工傷。

  死亡時間,以腦死亡還是心臟死亡為準?

  媒體注意到,深圳女工在搶救的48小時以內被醫生宣布腦死亡了,但家屬堅持繼續搶救,于是超過了48小時。這涉及了一個重要法律問題,那就是死亡時間,以腦死亡還是心臟死亡為準?

  北京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朱某某表示,目前醫學上通行的死亡標準是腦死亡和心臟死亡,全世界已有80多個國家將“腦死亡”納入法律上的死亡定義,但我國立法只承認心臟死亡標準:即心臟停止跳動為生命終結。

  在深圳女工這個案子上,如果以腦死亡作為死亡標準,可以認定為工傷。但廣東省人社廳有關負責人介紹說,對于廣東省內工傷認定的政策來說,是以具有法律效力的《醫學死亡證明》書中記載的時間為準,不以搶救記錄中記載的腦死亡時間為準。

  但不少醫學專家學者認為腦死亡標準更科學,因為心臟是一個獨立收縮的器官,即使在沒有腦神經支配的情況下,心臟還能維持跳動很長時間。

  在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南京市第一醫院副院長陳某曾建議,盡快為腦死亡立法,改變傳統心死亡的判定標準。但全國政協委員、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則表示,我國90%的醫生不清楚腦死亡的鑒定標準,普通人對腦死亡認識也有誤區。鑒于目前緊張的醫患關系,我國腦死亡立法時機仍未成熟,因此仍以心死亡為標準。

  看來,腦死亡的立法最終還需時日。

  鑒于此,律師認為,從《工傷保險條例》立法初衷來看,是為了保護勞動者權益。在行政單位無法舉證出腦死亡不等于死亡,腦死亡不可以作為工傷判定標準的情況下,法院應遵從《工傷保險條例》立法初衷,稍偏向勞動者一點,作出有利于勞動者的判決。

無需注冊 快速免費咨詢

那个时时彩平台返奖高